分享到:

中加建交半世紀 關係轉圜仍需政治遠見與魄力

中加建交半世紀 關係轉圜仍需政治遠見與魄力

2020年10月14日 09:03 來源:快遞中國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國際觀察)中加建交半世紀 關係轉圜仍需政治遠見與魄力

  快遞中國多倫多10月13日電 題:中加建交半世紀 關係轉圜仍需政治遠見與魄力

  快遞中國記者 餘瑞冬

  又到金秋時節,卻也不免秋風蕭瑟、秋雨意寒。

  在目前中加關係的陰霾下,10月13日中國與加拿大建交50週年紀念日自然無法熱鬧起來,儘管加拿大的商界、學界和華人社團近日來分別以不同形式紀念兩國關係進入“知天命”的時節。

  實際上,加拿大在發展對華關係方面曾長期走在西方國家前列。與中國建交更要歸功於現任加總理賈斯廷·特魯多之父皮埃爾·特魯多。1968年4月出任總理的老特魯多曾表示,在對華關係上要擺脱美國控制。他在1970年作出同中國建交的歷史決定,使加拿大成為最早承認新中國的西方大國之一。

  從建交時上溯約10年,1960年代之初,時任總理迪芬貝克執掌的加政府頂住美國等西方盟友的壓力,向中國出口小麥,為當時的中國雪中送炭。上世紀90年代,克雷蒂安執政時,加拿大對華出口兩座坎杜核反應堆;2005年,馬丁任總理期間,中加兩國建立戰略伙伴關係。

  在民間層面,白求恩的故事更是佳話;四川大學華西醫學中心之前身華西協合大學是中國現代高等醫學教育發源地之一,其創辦者多來自加拿大。

  如今,中國是加拿大第二大貿易伙伴、進口來源地及出口市場。根據中方統計,2019年中加貨物貿易額650.8億美元,同比增長2.4%。其中,中國出口369.2億美元,進口281.6億美元。中加之間的經濟互補性無需贅言。

  2018年12月初的孟晚舟事件令中加雙邊關係急轉直下。兩國政治、經貿、人文等關係不斷深化的勢頭必然受到影響。

  加方不僅在孟晚舟事件上踟躕不前,近來又在涉港、涉疆等問題上對中國指手畫腳。就目前形勢而言,在第三方干擾下,中加之間面臨的困難似乎並不易解。

  從地緣政治而言,雖然加拿大常常強調其政策獨立性,但“跟大象睡在一起”的它,經濟、軍事仍嚴重倚仗美國,政治上不可能完全不看這個南方鄰國的臉色。

  從國內政局而言,特魯多所率的自由黨在2019年大選中僅贏得少數政府,凡事皆受反對黨掣肘,面對微妙的內部壓力,決策時難免瞻前顧後。

  從團隊構成看,目前加政界、尤其執政團隊中相對缺乏“知華派”,決策層在與東方大國打交道的過程中,恐難以真正兼聽則明。

  在兩種歷史文化背景、兩種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之下,中加雙方在一些問題上存在分歧是很自然的。回望50年曆程,兩國關係也不時有磕絆。但政治家能否以長遠和戰略眼光,客觀、理性地看待和應對雙邊關係中的不和諧音符,抓住對話、合作主流,以積極因素對沖消極因素,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冷戰期間,迪芬貝克率先突破對華禁運,開啓小麥貿易;老特魯多半個世紀前與紅色中國建交,説到底均是為了加拿大本國利益。但這也表明,意識形態並非橫亙在東西方國家間不可逾越的障礙。

  但今天加拿大政界、媒體界一些人士出於政治意圖或刻板印象,並不願摘掉“有色眼鏡”,不願正視中國的發展與進步。這影響了加拿大人對真實中國的認知,對加拿大自身並非好事。

  老特魯多與友人合著的《紅色中國的兩個天真漢》一書認為,世界大家庭需要中國,敵視和歪曲應該加以放棄,溝通和理解才是處理與新中國關係的最佳途徑。

  當今天的中國以不同往昔的形象在實現快速成長時,老特魯多的視角和觀點仍頗具價值。

  解鈴還須繫鈴人。要實現兩國關係轉圜,需要加方決策層的政治遠見,也需要政治魄力。

  別忘了,加拿大各界也有不少知華、友華人士。加拿大還生活着約180萬華人。這都是雙方增進相互瞭解的優勢。在抗擊新冠疫情的過程中,中加雙方也有積極的合作與相互支持。正如中國駐加大使叢培武所言,中加關係從不缺少“拾薪人”。

  正因為太平洋兩端相隔萬里的中國和加拿大在國情、社情、民情上有着不同,唯有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增進理解、深化合作,排除干擾、解決問題,歷經曲折險灘之後的兩國關係,方能迎來寬闊奔流,行久致遠。(完)

【快遞中國】